金帐师首页

经济学博士谈减税效果:力度超乎想象 仍需其他政策助力

2019-03-19 金账师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9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2019年将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普惠性减税与结构性减税并举,重点降低制造业和小微企业税收负担。这是继去年制造业减税之后的再一次大规模减税。


  这一次大规模减税背后,是怎样的经济现状?减税能在多大程度上刺激经济?为什么这一次增值税改革没有实现“三挡并两档”?未来的减税会朝着哪些方向?在货币政策空间逐渐被压缩,只能依靠财政政策的大背景之下,财税改革应该怎么改?新浪财经推出系列专访,探讨减税将如何影响中国的2019。



  【本期嘉宾】杨志勇,经济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财政税收研究中心主任。


  【核心观点】


  1、  减税需要与其他政策一起配合使用,才能发挥最好的作用。

  2、  就亚太地区看,日本的消费税其实就是中国的增值税,今年他们会将当前8%的税率提高到10%,从5%上调的过程也是非常艰难的。台湾是55%,香港没有税。从这一点看,我国的增值税还是有下降空间的。

  3、  在减税的同时,最好不要出台增税政策措施。有时一个“增税”政策措施会把所有的减税效果全抵消掉。

  4、  财税改革是嵌在全面深化改革里面推进的,财税改革中间的一些关键节点,必须与全面深化改革同步推进。


  【访谈全文】


  谈减税效果:减税力度超乎想象 其他政策配合才能更好地发力


  新浪财经:您如何看待这一次的减税规模?


  杨志勇:减税力度超出市场预期。增值税每下调一个点,都是涉及千亿级以上的减税规模。16%税率直落3个百分点,减税决心可以清晰地看出来。


  新浪财经:从去年以来,我们推行了好几次的大规模减税,背景是什么?减税能在多大程度上减轻中国经济的下行压力?


  杨志勇:大背景肯定是国内外日趋复杂的经济环境,为了应对这种变化,我们选择了用积极的财政政策来应对,更多的强调减税降费。


  减税可以助力经济增长。减税与其他政策一起配合使用,才能发挥最好的作用。接下来关键的是市场主体活力的激发。


  新浪财经:您提到的其他政策,指的是哪些?


  杨志勇:国家强调给民营企业减税降费,今年年初对小微企业的减税政策,力度都不小。


  我们一直在强调,要让市场发挥更重要的作用,在今年两会的李克强总理答记者问上,李总理再次提到“政府的改革应该是更好地让市场在配置资源中发挥决定性作用,也就是说要围着市场做文章,不是老给市场下指令,让市场做什么,而是要把市场的活力激发出来。”


  微观上看的话,减税减出来的空间,要么是企业拿到,要么是消费者拿到。也就是说,政府要么让利于企业,要么让利于消费者。


  新浪财经:为什么这一次增值税改革没有实现“三档并两档”?


  杨志勇:很明显现在并不可能实现这一点。如果要三档并两档,正常情况下税率只能是就低不就高,如果再把税率提高几个点,那还是减税吗?之前的三挡分别是6%--10%--16%,要合并的话只能是往5%和10%方向合并。直接从16%降到10%,减税肯定是超过目前可承受空间。


  谈再次减税空间:中国增值税率在亚太地区仍不算低


  新浪财经:以我们目前已经降低之后的增值税水平看,在世界中处于什么水平?


  杨志勇:就亚太地区看,日本的消费税其实就是中国的增值税,今年计划将当前8%的税率提高到10%,也不容易。中国台湾地区是5%,香港地区没有这种税。


  从这一点看,我国的增值税还是有下降空间的。


  新浪财经:此次报告中还提到,要“明显降低企业社保缴费负担。下调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各地可降至16%。”从数据上估算,这一块能为企业节省多少钱?我国现行社保费率在40%左右,这在世界中处于什么水平?您认为这一块未来会降到什么程度?


  杨志勇:现行名义社保费率在世界上处于较高水平,因此肯定还是继续下调的空间。最后稳定在什么水平,要和实际的社保费率以及养老金支付、财政的承受能力综合起来分析。


  谈减税策略:要避免在“减税”的同时“增税”


  新浪财经:如果未来要继续推减税,您认为会朝着哪些方向?


  杨志勇:增值税“三档并两档”的这个方向肯定是确定的,企业所得税也不排除下调。


  去年的个人所得税主要是针对中低收入者减税,但目前45%的最高边际税率还是太高,这不利于中国吸引国际高端人才,不利于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实施。考虑到与中国大陆地区有较强竞争关系的周边国家和地区的个人所得税的最高边际税率总体水平较低,综合所得税最高边际税率不超过35%,最好设定为25%,与企业所得税25%的税率衔接,并相应调低不同收入段的适用税率。


  消费税也有调整的空间,现在我们提到消费升级,现在很多中高档的消费有许多被当成奢侈品来征税,海外购物、网络代购等导致税源流失,如果我们的税率能下降的话,这些税源可能会回归。


  这是几个大的税种。但还有一点值得注意,在减税的同时,最好不要再出一些“增税”的政策。有时候一个“增税”政策会把所有的减税效果全抵消掉。


  大家比较关心房地产税。房地产税立法过程应该成为一个重要的讨论平台。首先,开征房地产税的国家都经历了房价持续上涨的过程,房地产税从长期来看不会让房价下跌。从国际上看,房地产税通常以评估价为基础征收,地方政府通常也没有动力让房价下降。其次,因为历史因素,我国存在大量的福利房转为商品房的情况,这类享受了福利分房的群体,虽然拥有了价值很高的房产,但其实并未根据市场价支付房价,这种群体即使想要支付房产税,也可能没有这个能力。第三,如果按照每个人一定免征额来征税,不同地区之间巨大的价格差异,又会带来新的不公平。


  我们不能为了征税而征税。在许多时候,我们需要回到房地产税立法的初衷上来,我们到底是因为什么需要房地产税的。能够找的理由只有一个,为地方公共服务融资。为了让房地产税立法更加稳步,我们不能不考虑可能的各种社会反应。


  房地产税开征或立法消息,每次一出来,甚至是一有风吹草动,就有明显的社会反应。房地产税的预期问题不能不解决。房地产税开征,在一定程度上有点像高高的堰塞湖,怎么防范化解风险呢?只有当人民能够坦然面对,只有当人民能够接受这样的税的时候,房地产开征的条件才会具备。经常会有人讨论房地产税开征的理由何在,土地在增值,房子在贬值,但地又不是自己的,税基评估的是土地还是房子?要消除这些疑问,房地产税立法中就必须对这作出回应。



  理性的做法是将房地产税立法作为一个平台,让公众可以充分地表达意见,毕竟开征房地产税的目标不只是税收收入本身,我们有更加宏伟的目标——人民的美好生活。只有在更有利于人民美好生活目标实现的前提下,房地产税的开征才不是什么问题。


  谈财政改革推进速度:很难单兵突进 需配合全面深化改革


  新浪财经:您如何看待当前财税改革的进度,是否已经落后于预期?为什么?


  杨志勇:财税改革与全面深化改革是相辅相成的,全面深化改革如果推不动,那么有些关键领域的财税改革也难以推进。其实现在财税改革已经改了不少,可以看到税制改革、预算改革、中央和地方财政关系改革都在推进。十九大报告要求加快建立现代财政制度,对财税改革提出更快改革的要求。。


  也就是说,财税改革是嵌在全面深化改革里面推进的,有些具体改革不可能自行推进,一些关键节点,必须与全面深化改革同步推进。


  ——访谈结束——